麦村网导航

麦村网系麦村工作室(麦村文院)旗下网上交流互助平台:秉持阳光下为民服务永远在路上——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传承和弘扬中华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优秀传统文化!麦村网宣教部(201808018

麦村网愿景让美好永相伴!

汉字笔画五行辨别-测字术五行六神应用-测字拆字方法

发表时间:2021-6-8  浏览次数:149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汉字笔画的五行辨别

b300805a094bca187a5243e8b9616623.jpg

汉字笔画的五行,基本上均来自《梅花易数》卷四。

现摘录如下——

辨别五行歌

一、一点当头作水称,一挑一捺俱为金。
撇长撇短皆为火,横直交加土最深。
有直不斜方是木,学者方明正五行。

二、一点悬空土进尘,三有相连化水名。
孤直无衣为冷木,腹中横短化囊金。
点边得撇为炎火,五行变化在其中。

三、三横两短若无钩,乃为湿木水中流。
两点如挑金在水,八字相须火可求。
空云独作寒金断,好己心钩比木舟。

四、无勾之画土稍寒,直非端正木休参。
围中横满无源水,口小金方莫错谈。
四匡无风全五事,用心辨别莫疑难。

五、穿心撇捺火陶金,走之平稳水溶溶。
直中一捺金伤木,踢起无尖不是金。
数点笔连休作火,奇奇偶偶水源清。

六、无直无钩独有横,水因土化复何云。
点挑撇捺同相聚,共总将来化土音。

四点不连真化火,孤行一笔五行同。

木式

  有直不斜方是木,即此是也。凡字有木,不偏不倚,始为木。若无倚靠,上下左右者,此系冷木。故云:“直无倚为冷木。”另作别看。

  “三”:此乃湿木也,歌曰:“三横两短有无钩,乃为湿木水中漂。”此土化水也。如“聿”字下三横,“春”字上三横,皆为湿木。凡有钩之横,及三横不分长短者,皆非木也。

  “乙”:此舟船木也,象如勾陈,属土。邵子曰:“好把心钩比木舟。”故借作舟船木用,如占在水面土行等事,即作舟船用。如占别用,论勾陈,仍作土看。在占者临时变化,切不可执一面而论也。

  “乂”“此木被金伤也。一样属金,故云:”直中一捺金伤木。“凡占得此木,皆主不得其力也。

【白话释意】

  竖直而不倾斜,这是木形之笔。不偏不倚的竖笔才能称为木笔。如果竖画上下左右都无依靠,则称为“冷木“之笔,所以说:“直无倚为冷木。”

  “三”这种笔画称为湿木之笔,歌决曰:“三横两短又无钩,乃为湿木水中漂。”说的就是这种情形。“三”为土化水的笔形。另如“聿”字下面三横,“春”字的上面三横,都属于湿木笔形。大凡横带钩,以及三横一样长的笔画都不作木形笔画看。

  “乙”这种笔形称作“舟船木”笔,与“勹”这种勾陈属土的笔形相象。邵子歌决曰;“将吧心钩比木舟”,指的是“乙”等笔画犹如舟行水上的形象,故这种木笔,叫“舟船木”笔。

  如预测的是搭乘舟车等交通工具的吉凶时,则当作舟船木笔用。如预测其它事情,也当作勾陈笔看。相字者必须灵活变通,切忌死执一理。

  “乂”这种笔形,称作“金伤木”笔,一样可作金笔。歌决云:“直中一捺金伤木”,写这种木形笔画求问吉凶,被视为用卦受伤,象征难得外力之助。

干支辩

  “车”直长为甲亦为寅,细短均为乙卯身。孤直心钩兼湿木,干支无位不须论。假如“车”字,中央一直,彻上彻下,强健无损,则属阳,所以为甲木寅木,余皆仿此。
  “幸”:如“幸”字,上一直下一直,皆短弱属阴,所以作乙木,卯木论也。凡一直,细弱木健,即长如车之直,亦作乙卯看。其心钩舟船木,并三横两短木,一概不在干支论,因其不正故也。

【白话释意】

  干支甲乙寅卯都属于五行之木。在木形笔画与干支的配属中,长直竖画属甲,或者属寅,如“情”“性”等字的左边竖画,细短的竖画竖乙,或者卯,见下例“幸”字。孤立无倚的竖画和心钩都称作“湿木”笔画。不作干支看待。

  “车”繁体字“车”中央一竖画,彻头彻尾地贯通,刚健完整,属阳。与干支中甲、寅阳支相配。余类推。

  “幸”字,上一竖下一竖,形象较短较弱,属阴,与干支乙卯等阴支相配。大凡一竖画细弱,即便长如“车”字之竖,也作属阴的乙、卯木看。心钩、舟船木(乙)以及三横两短木,因其倚斜不正的缘故,一概不作干支论。

火式

  “丿”:撇长撇短皆为火,此式是也。
  “丷”:点边得撇为“炎”火,此即是也,要一点紧紧相连,始合式。如不联属点,仍属水,非炎火看也。
  “八”:八字相须火可求,此余火也。如“八“字捺长,则一捺为火,一捺为金看。
  “灬”:四点不连真化火,此真火也。如四点牵连不断,则属火,非火论也。

【白话释意】

  “丿”:这类撇笔无论长短都作火形笔画看待。

  “灬”:这类点画旁边有撇画的笔形视为“炎”火笔形。辩析要点是点撇之间必须紧紧相依,才作“炎”火看,如点撇离异,只属水形笔画。而非“炎”火。

  “八”:歌诀云:“八字相须余火可求”,是为“余火”笔形。“八“字可为范式,如果笔画捺长而撇短,则捺作金笔,而撇作火笔。

干支辨

  撇长丙乙短为丁,午火同居短撇中。八字滕蛇兼四点,天下不合地支冲。

  “庐”:假如“庐”字撇长,则取丙火午火用。丙午属阳,故用撇长者当之。余仿此。

  “从”:“从”字撇多皆短,则取为丁火,午火用。丁火属阴,故用短弱者当之。邵子之作,皆有深理存焉。余仿此。如“八”字,“四点”之类,皆火之余,俱不入干支论。

【白话释意】

  干支丙丁巳午属火。火形笔画与干支的配属是长撇笔画为丙、巳,短撇笔画为丁,短捺笔画属午火。“八”字属余火之笔。滕蛇笔画属土,四点笔画作火看。这些情形都不作干支论。这里的“天干不合地支冲”并非指的天干相冲,地支相冲,而是指的上述不合都不便与干支配属,而另作别论。

  “庐”:“庐”(简体“庐”)字撇画较长时,则可与干支丙午相配,因为,丙在天干中属阳干,午在地支中属阳支,与撇长而劲健的不合性质相类。余仿此类推。

  “从”:“从”(简体从)字撇画多而短,与干支丁、巳相配。天干丁属阴干,地支巳属阴支,与撇画短而弱的形象相类。由此可见,邵康节的创制都有深奥的道理存在。余仿此类推。如“八”字四点都是火笔的例外情形,不与干支配属。

土式

  “乛”:此横划连勾,作土称是也。如横画无勾,直画无撇捺相辅,此为寒土化水用,故“无直无勾独有横,土寒化水复何云”也。如“二”字、“且”字、“竺”字之类也。如“血”字、“土”字与直相连,仍作土看。

  “十”:歌云:“横直交加土最深”也,即此是也。凡横书有一直在内为木,非深厚之土不能培木,所以云:土最深也。余仿此。

  “丶”:歌云:“一点悬空土逆尘”,此乃沙尘也。凡“求”字,“戈”字,末后一点皆是。如“文”字,“章”字,当头一点属水,不在此论。“凉”字、“减”字,起头一点亦属水,不在此论。

  “一”:此无勾之画,为寒土,解见前。

  “冫人”:此“点挑撇捺同相聚,其总将来化土音。”作土看。

【白话释意】

  “乛”这种笔形属于“横画连钩作土称”的情形。如果横画无勾挑,竖画无撇,捺在旁,就视作寒土化水的笔形。所以,无竖无勾而仅有横的笔行,一概作土寒化水看。例如:“二”、“竺”等字的横画,都属于这类情形。而“血”“土”“且”等字的横画与竖画相交,则仍作土笔看待。歌诀曰:“横直交加土最深。”指的正是这种情形。余仿此类推。

  “丶”这种笔形在笔画顺序中处于最后一画时,则属于“一点悬空土逆尘”的情形,称作“沙尘土”笔,“求”、“戈”等字的末后一点,都属这种情形。而“文”“章”等字的当头一点仍属水笔,不在此列。

一”这种笔画属无勾横画,称作“寒土”笔,解说见前。

  “冫人”这种形的点挑撇捺同聚在一起,属于其总将来(拿来)化土音的情况,作土笔看待。

干支辨

横中有直戊居中,画短横轻作己身。
末点勾陈皆丑未,长而粗者戌辰同。

  “准”:假如“聿”字之类,第二画长,末后一画长,余画皆短。明长者为阳,土用。短者为阴,土用。必取横中有直者为准,如无直者,及无依附者,另看轻细,虽长亦作阴土。

  “求”:假如“求”点,可作己土丑未,其挑撇点捺,同相聚无名之土,不入于干支之论也。

【白话释意】

  干支中辰戌丑未即戊己都属土。横画与竖画的交加的笔画加“十”字则配中央戊土,稍轻稍短的“十”字则配中央己土,笔顺中最后一点,如“求戈”等字和“勹”等勾陈笔画,配丑未阴土。稍长而粗的末点和勾陈笔形都配辰戌阳土。

  “聿”字之类,第二画长,末后一画最长,其余各画皆短,则长画配辰戌阳土,短画配丑未阴土。分阴分阳的笔画必须是横直交加代字形,如无竖画又无其它笔画依傍,只是较细横画,则横画虽长也作阴土丑未。

  “求”字末点,可视作己土未土。这种字形的挑撇捺点相聚一处,视作不入干支的无名之土,所谓“其总将来化土音”。

金式

  “ ╱”歌云:“一挑一捺俱为金:,即此是也。挑起定要有锋尖,始为金,如踢起无尖,又非金看也。

  “乁”捺要下垂始为金。如走之平平,又变水看矣。学者辨之,不可不明。

  “口”:口小金方,即此是也。如“因”字、“国”字、“匡”字,四匡大者皆非。

  “目”:歌曰“腹中横短是囊金”。假如“目”字中两横短,则作囊内之金看。如两横长满者,乃“围中横满无源水”,又不作金用也。如“目”中用两点,非横者,亦是水,非金也。余仿此。

  “氵”:此两点加一挑,金在水云金,乃水中之金也。
  “几”:此“空云独作寒金断”,乃寒金也。
“乂”:“穿心撇捺火陶金”此金在水火中也。

【白话释意】

  “ ╱”:歌诀云:“一挑一捺俱为金”,指的是“丿”、“丶”等笔形都视作金笔。如踢起无尖,如“ ╱”等笔形,则不作金笔看,而是土笔形象。

  “ ”:“捺要下垂始为金”,象“八”“公”一类字的捺笔都有下垂之象,如果是走字旁一样的平捺,则为“水溶溶”的水笔。学习相字的人,不可不明了个中细微的区别。

  “口”:小“口”字形,属“小金方”笔。如“园”、“国”、“匡”等四匡大的字,都不作金笔看待。

  “目”:歌诀曰:“腹中横短是囊金“,如果”目“字中两横末与左右两竖相交,则作”囊内金“笔看待。如果两横长与两竖画相交则视为”金化水“的情形。因为”横满看作无源水“,不作金笔使用。如果“目”用两点代两短横,也是水笔形象。
  “氵”:这种笔形两点加一挑,为水中之金笔,仍属金。
  “几”:这种笔形称作“空云独作寒金断”,属金笔。
  “乂”:这种笔形称作“穿心撇捺火陶金“,为水中之金笔。

干支辨

  “口”字为庚亦作申,挑从酉用捺从辛。空头顽钝囊金炒,不在干支数内寻。
  “喜”:例如喜字,上下两口,皆属阳,取其方正之故。俱为庚金申金用。
  “扒”:例如“扒”字,挑才一挑,取为酉用,用“八”字一捺,取为辛用,因其偏隘,故作阴金用。余仿此。

【白话释意】

  金形笔画与干支的配属是:“口”字配庚或配辛,挑笔配酉捺笔配辛;空头“几”,囊金“目”等都属于金笔例外,不与干支配属。

  “喜”字上下各有一“口”,因“口”字字形方正与阳干阳支性质相类,故配阳干庚,阳支申。

  “扒”字提手旁一挑笔,“八”字一捺笔,形象偏斜狭隘,与阴支、阴干的性质相类,故挑笔配属阴支酉,捺支配阴干辛。其余仿此类推。

水式

  “丶”:此“一点当头作水称”,乃雨露也。歌出邵子旧本。又云:“有点笔清皆作水”,云有点,属水也。又“一点悬空土并尘”,点悬空一点,化解见前。点在末后一划,四点相连,化作水解,又化作火,亦见于前解也。

川”:此三直相连化水,取“川”字之义也。
  “曰”:此字中央一满画,乃无源之水也。如画短不满者,不是水,另作别看。
  “辶”:此“走之平稳溶溶,捺不下垂,故作水看也。
  “灬”:此数点相连,野水也。即四点笔迹不断,亦作水看。
  “一”:此土寒化水也,凡是依附者即非,仍作土看也。

【白话释意】

 “丶”:这种点画属于“一点当头作水称”的水形笔点,象征雨露之水。歌诀出于邵子。又说:“有点笔清皆作水”,是说一般情形,清爽的点画都作水形笔画看,又有“一点悬空土并尘”的歌诀。如“戈”、“求”等字的末后一点即属于这种情形。“文”、“章”等字当头一点属水,不在此列。四点画相连,则化作水看。四点画分开,则化作火看,皆见前面的解释。
  “川”:这种笔形属于三竖画相连,化作水看,取河川之字义的意思。

  “曰”:“曰”字中央一满画,视作天源之水的水形笔画。如果中间一划太短,未与两竖相交,不作水看而作囊中之金看待。

  “辶”:这种走字平稳,象征水热溶溶,而捺笔平平写出不下垂,所以当作水形笔画看。

  “灬”:这种数点画相连的笔形,象征野水泛漫。就是四点笔画之间牵连不断,也作水形笔画看。

  “一”:这种笔形视为寒土化水的水形笔画。但凡是依附的横画,则不属于这种情形,仍然视作土行笔画。

干支辨

  点在当头作癸称,腹中为子要分明。点足为上腰在亥,余皆野水不同群。

  “文”:例如:“文”字一点,即为癸水,癸水乃雨露之源,因其在上面之故也,余仿此。

  “月”:例如“月”字腹中之点,即为子水,因其在内故也。凡是“勹”字、“目”字等,皆属此类。

  “景”:“景”字中央一点,乃亥水,下二点为壬水,故“点足为壬,腰作亥”,取江河在下面之义也。余仿此。

【白话释意】

  在干支与五行的配属中,干支壬癸亥子属水。当头的点画称作子水,中部的点画称作壬水,下部的点画称作亥水。

文”字一点当头,称为癸水,癸水象征雨露的源泉,因为这一点居于顶部的缘故,其余如“章”、“六”等字,也属于这种情形。

  “月”字腹中的点画,称为子水,因为点画居于腹的缘故。此外,“勹”、“目”等字都属于这类情形。

  “景”字中间一点画,称作亥水,下部两点称作壬水,所以,足部之点作壬,腰部之点作亥。 ”:这种笔形属于三竖画相连,化作水看,取河川之字义的意思。

  “曰”:“曰”字中央一满画,视作天源之水的水形笔画。如果中间一划太短,未与两竖相交,不作水看而作囊中之金看待。

  “辶”:这种走字平稳,象征水热溶溶,而捺笔平平写出不下垂,所以当作水形笔画看。

  “灬”:这种数点画相连的笔形,象征野水泛漫。就是四点笔画之间牵连不断,也作水形笔画看。

  “一”:这种笔形视为寒土化水的水形笔画。但凡是依附的横画,则不属于这种情形,仍然视作土行笔画。

干支辨

  点在当头作癸称,腹中为子要分明。点足为上腰在亥,余皆野水不同群。

  “文”:例如:“文”字一点,即为癸水,癸水乃雨露之源,因其在上面之故也,余仿此。

  “月”:例如“月”字腹中之点,即为子水,因其在内故也。凡是“勹”字、“目”字等,皆属此类。

  “景”:“景”字中央一点,乃亥水,下二点为壬水,故“点足为壬,腰作亥”,取江河在下面之义也。余仿此。

【白话释意】

  在干支与五行的配属中,干支壬癸亥子属水。当头的点画称作子水,中部的点画称作壬水,下部的点画称作亥水。


  “文”字一点当头,称为癸水,癸水象征雨露的源泉,因为这一点居于顶部的缘故,其余如“章”、“六”等字,也属于这种情形。

  “月”字腹中的点画,称为子水,因为点画居于腹的缘故。此外,“勹”、 “目”等字都属于这类情形。

  “景”字中间一点画,称作亥水,下部两点称作壬水,所以,足部之点作壬,腰部之点作亥。


测字术与“五行”“六神”的应用

4d00f45e9bd21e381d2c1e7b3cd8c923.jpg

   如果你同时爱几个人,说明你年轻;如果你只爱一个人,那么,你已经老了;如果你谁也不爱,你已获得重生。积极的人一定有一个坚持的习惯。   关于文字,{辞海}的解释是;记录和传达语言的书写符号,扩大语言在时间和空间上作为交际功能的文化工具。对人类文明的促进起很大的作用。我国的汉字是一种象形文字,它不同于字母文字,每个汉字都立体地浓缩了无穷的信息。在古代,人们不仅给文字的起源涂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同时也给文字本身赋予了某种神秘的力量。按一定的科学方法,分析字形,从而寻求字之本义,这就是传统的文字学;按照五行,八卦,干支。六神。离合,增添,变通加以分析发挥,“先定吉与凶;然后字中寻”作为自己某种观点的依据,这就是测字。

    宋代名相王安石撰写的{字说},认为汉字以音,形包含着万事万物之理,“其声之抑扬,开塞,含散,出入,其形之纵横,曲直,邪正,上下,内外,左右,皆本于自然,非人私智所能也。” 五音既是;宫,商,角,徵。羽。配五行既是;土,金,木,火,水。

   一,测字与五行;

     我国古代很早就创造了“五行”学说,测字术在拆解文字之外也吸收了五行学说的一些基本理论,{文字辨别五行歌}如下;

         横画连勾作土称

         一挑一捺俱为金

         撇长撇短皆为火

         横直交加土最深

         有直不斜方是木

         一点悬空土化尘

         三直相连化水名

         孤直无依为冷水

         腹中准短作囊金

         点边得撇为炎火

         三横两短若无勾

         乃为湿木水中流

         两点加挑金在水

         八字相须火可求

         无勾之画土稍寒

         直非端正木休参

         围中横满无源水

         口小金方莫错谈

         四匡无风全无事

         穿心撇捺火淘金

         走之平稳水融融

         直中一撇金伤木

         锡起无尖不是金

         数点笔连休作火

         奇奇偶偶水溶溶

         无直无勾独有横

         水因土化复何云

         点挑撇捺同相聚

         共总将来化土音

       古代大测字家;程省在{测字秘牒}的“观梅测字”中这样解释五行;“金,世之宝。人之累,久炼则良;木,春旺秋衰,亦观其何字,若松柏桂梅之累,又不在衰旺中论;水,流通无佳,独不利于冬;火,日中则晦,耀夜有功,逢水则衰,得木则旺;土,万物之母,事事有基,但迟滞不能速就。”

       五行学说在具体使用时,要与一年春,夏,秋,冬,四时;方位的东,西,南,北,中五方,以及天干的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地支的,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紧密结合起来,灵活运用巧妙论断。

     二,测字与六神;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勾陈,腾蛇。称为;六神。测字术吸收了有关六神的理论。称为“六神笔法”测字,把六神配以相应的五行;青龙-木,朱雀-火,勾陈-土,腾蛇无正位,白虎-金,玄武-水。

        关于“六神笔法”的形成,{古今图书集成。拆字部}中细化了六神在汉字笔画中的属性;

         蚕头燕额是青龙                       青龙主喜事

         两笔交加朱雀凶                       白虎主丧灾

         玄武怕它枯笔断                       朱雀主官司

         勾陈回笔怕乾宫                       勾陈主留连

         腾蛇草笔重重带                       腾蛇主妖怪

         白虎原来坤位逢                       玄武主盗贼

        六神笔法的具体形式和断事详占如下;

        1,青龙形式;

        凡撇捺长上有头角之样,即作青龙。如撇短,则不足成为青龙之式,不拘撇捺皆视作五行中木。如无须角,虽然长亦非青龙。青龙要停匀,百事皆吉利。总之“青龙”主喜事,口诀为;“青龙笔动喜还生,谋事营求事事通。人口增添财禄厚,主人目下尽亨通。”

        2,白虎形式;

        尾尖口阔,方为“虎”。即如“虎”字下面之笔。白不开者,非虎也,化作五行中金。凡白虎主有不详之兆,口诀为;“白虎逢之灾孝来,出门凡事不和谐,要防失脱家财损,中疾忧人百事乖。”

        3,朱雀形式;

        撇短而有尖嘴之形,及尖短两笔交加的为朱雀形,如“又”字既是朱雀形。朱雀临身有口舌,生横事,口诀为;“朱雀交加口舌多,令人家内不安和,若逢水命方无怪,他命逢之有怨疴。”

        4,玄武形式;

        体态方尖者如;么,幺,云等,为玄武形。玄武贵人华盖,主盗财亦难寻,又主波浪险阻之事,口诀为;“玄武动时主失脱,家宅流离慎方活,更防阴小有灾危,又主小人生吉括。”

        5,勾陈形式;

        弯钩斜月如;勺,乙等都为勾陈形。勾陈主惊扰之事,迟滞忌土田是非,口诀为;“勾陈逢者事交加,谋事中间件件差,田宅官司多绕扩,是非门内有喧哗。”

        6,腾蛇形式;

        长曲势如行,其样如蛇者,如;乙。乞。等为腾蛇形。腾蛇主忧虑,做事多阻有喧争,口诀为;“腾蛇遇到主虚惊,家宅逢之尽不宁。出入官谋宜慎取,免叫仆马有灾形。”

        “五行”与“六神”原本与文字就有必然的相互联系,在实际的应用中,正如{五言作用歌}的最后两句;“先定吉凶主,然后字中寻。”也就是说通过运用“五行,六神”的观察手法分拆,离合,增添,减笔,变通,相似的应用手法,对求测者所问之事作一判断,然后再从字中求测解之理,予以详细分析。

         总之,测字术与“五行”“六神”是密不可分的,这也充分说明,一个汉字,就是一幅画,一个人,一件事。根据每个汉字的偏旁部首和笔画的组合,运用“五行”和“六神”进行分析,求测者所写的一个汉字,就能很清楚反映出这个人一生的命运走势。我们把一个汉字放大了,可以当做一个人居住的城市,或者一个村庄来看,也可以当做他的卧室,他的床,还可以反映出他本人的身体,根据笔画的组合,就能够很清楚地知道他居住的环境,他身体的健康等等信息。

         显而易见,测字术在日常的应用中起到了不同一般的特殊效果,对于传统的文化现象,要用正确的态度去对待它,更多地了解和运用一些测字手法,掌握一些测字的技巧,把我国的传统文化瑰宝发扬光大。



测字拆字(方法)

2da8df6df83d036060ab9d78ee9e1dd6.jpg

      拆字与测字为同义字,测字就是用加减汉字笔划,拆合字体结构的方式来掌握灵机之触功,与用神的把握去推断或福吉凶的一种占卜术,属于“山、医、命、卜、相、玄”之 “卜” 类。


  中国文字之六书——象形、形声、会意、指事、转注、假借,赋予了中国文字丰富的多样性。顾自周朝开始就有“相字术”,其后盛行于唐、宋,其应用学理之范围非常的广泛。可说融合了“命、卜、相、易、理、八卦、五行、文字学”,以及世间万物于一炉之一门特有术数。


  然而初学测字或不是以测字为业者,平时亦可以简单的文字拆合、增减作为茶余饭后,兴致的一种游戏。如此可以增添聚会时的趣味,也增加了谈话内容的多样性,久而久之自然能掌握一些征验及诀窍。


  古代测字非常有名者很多,如唐代李淳风、袁天罡、宋代邵康节、谢石等人。若以测字为专业者首推谢石为代表。有一日宋高宗微服出巡,途中遇谢石测字,宋高宗一时兴起乃以手杖代笔,在地上画一个一字,告之:“我就以此一字测占我的身份”。谢石当时心里即触动灵机,在地上加“一”,莫非土上加一为“王”字,心想此人“非常人”也。这时高宗又于一字旁另写一“问”字,由于是站着以手杖代笔写字,故写出来的字有点不正,以致“问”字两边下直的两笔往外斜飞。谢石一见,大惊失色说:“『土』上加『一』横是王字,『问』字左看像『君』,右看也像『君』,是『君王』两字,必是圣驾莅临,请赦不知之罪。”说着连忙下跪。高宗听了心中大喜,说:“耳目众多,不可多说,请起来说话。”这是于土上加“一”字为“王”字,而“问”字又成“君”字之妙占。


       一字之来必各有体,因其体之隐现不同,故其测之变化不定。邵子书曰:测不立法,不足以示学者之权衡;字不加减,不足以开问者之蒙昧。是必乘除损益每一字到真机,流动变化数字于其间,则所问之事昭然在目,验后岂不愉快。                     


测字主要方法:


一、装头测法


字从太极出,各具首尾,各有结构。测字之法不离羲画之理,生生化化,变幻万端,因其所问之事而推之,据吾所触之几而断之,百不失一。何以谓之装头?盖其所问之事与所写之字,虽隐露吉凶,而首犹藏,如神龙不见首;我则添笔于上而出之,灿如跃如,而字中之理全彰,故曰装头。戊(茂)里(童)古(罟、苦、居)兄(克、况、兑)亦(赤)日(春、皆、百)争(筝、事)早(囗、草、章)册(扁、掞)央(瑽、英)黾(蒨、鼋、蝇)免(冤、冕)艮(痕、摐、食)合(答)屈(窟)鱼(鲨、鳌)至(窒、台)见(宽、觅、觉)连(运、莲)元(坃、完)冢(家、豪、蒙)山(峦、甗)目(眉、着、眷)足(蹇、促)可(河、奇、珝)皮(波、破)田(留、富、当)由(笛、囗、甫)令(零)巾(吊、幕、皞、席)比(庇、丽)其(箕)夋(戴、冀、翼)衣(裹、裳)金(釜、銮)心(愁、忠)升(飞、升)贝(贵、贪、)


二、接脚测法


       字如人之体,有冠必有履。测法因其所书之字察其善恶,如人之全身已现,但未举足行动,因以之,故曰接脚。采(悉、释、番)千(秀、壬)立(产、童、音)里(冘、墨、鋋)自(息、身)苑(葬)合(枿、会)


三、穿心测法


凡字画端正、左右俱全,而从中穿入数笔,以变化其字,谓之穿心;如衣裾之缝,其不从中而合。文(吏)昌(量)鞋(难)维(棨)月(舟、用、冉、角)旦(里、车、叟)弓(弗、嵒、费)


四、包笼测法


包笼者,字之全体不动,而将笔周围包裹之,另成一字。贝(遗、测)矢(族、痴)由(会、遭)尹(仓、絺)里(墨)玉(宝)牛(逄)昔(翙、泬)辛(衬、幸)石(磨)


五、破解测法


破者,劈破。解者,解拆。将字之体段分开,从中加入数笔而成字,谓之破字。字之笔画抉出,从旁标比、评论而成文,谓之解。破易而解难,破平正而解奇幻,观后字可知。又,破与穿心不同。破必要分开,不若穿心字体不动也,解则随意抉剔耳。行(术、衙、衍)辛(章)共(莫、黄)衣(鸑、纮、哀、衷)飐(算)合(仓)苦(苗)璟(枿)骂(驷)田(古)隼(惟)香(查)敕(拐、架、枷)勋(贺)解(周、祥)哉(告、戎)乖(禾、比、千)称(再、利)程(杜、和)鲈(田、申、炉、鱼、火)琳(林、瑞、麻)膊(肘、傅、补)椒(叔、枝)伐(仁、义)忒(懿、戚)冒(昂、香)志(喜、悲)宋(安、乐)


六、添笔测法


凡字不添不减不足以尽变化。邵子曰:"当添亦添,当减亦减。"或问:"保故用添减?"余曰:"此理易明!添乃补不足,减乃损有余耳。"唯(难)佳(雌、雄、帷)忝(添、泰)合(命)曹(会、槽)鸟(鸾、凤、鸣)目(贫、身、贵、贱)王(玉、弄、全、旺)巴(色、绝、疤、邑)才(财、木、牙)良(绩、琅、娘)言(诗、论、信)孔(乳、吼)


七、减笔测法


减笔一法,非事之当而理之正,不可漫然用之也。凡当减时,亦当略减方是。不然,混入摘字法矣。宽(苋、见)难(鞋)莫(草)袍(祀)鹑(鸣)


八、对关测法


关者,关门也。开则任人出入,阖惟见门而已。其法,专取头足首尾。如某字头、某字尾,则如门之闭;分开云某字头,某字脚,一头一尾阖之,则如门之开。先(牛头虎足、生头死足)善(美头喜足)帛(皇头帝足)里(男头童足)禹(千头万足)展(眉梢眼角)伯(伸头缩脚)友(有头没尾)推(拦头截尾)彦(龙头彪尾)吝(头吉尾、交头合足)言(文头句脚)找(拖头曳脚)


九、摘字测法


凡事之机到,虽旁人言语、万物影响,皆可以借来应用,况字中笔画乎?故或遇指点刻划处,不妨摘字中一二些小笔画以断之,无不奇中。哉(土、戈)殿(共)调(吉、司)鞠(米、采、十)曜(隹、士、纻)谋(小、口)广(共、由)


十、观梅测字


观梅之法活泼泼地,惟在人之心镜光明,随物洞照而不遗纤毫,庶可得之,其《精微奥妙观梅法》中已详。


天(凡事空虚,然利于行动。若问功名,宜于晴朗之日。此举一端,变化由人)。


地(凡事有成,但嫌其迟。家宅田禾利)。


人(凡事可成可败,只在真诚方安)。


日(实也。完全而不亏,但利于春冬晓;□若夏与晚,不足取也)。


月(缺也。时有圆缺,然事之有根。上弦利,下弦不利也)。


金(世之宝,人之累。久炼则良)。


木(春旺秋衰。亦观其何字,若松柏桂梅之类,又不在衰旺中论)。


水(流通无住,独不利于冬)。


火(日中则晦,耀夜有玏;逢水则衰,得木则旺)。


土(万物之母,事事有基,但迟滞不能速就)。


      至于一切有物之字,或观梅,或相字,随机应变,妙用不穷。若无物之字亦可观梅,则审其来意与字到时上下左右远近之影响,借而用之,否则拆字。


--------------------------


       测字术歌诀


                      字中有画当短而长,其人慷慨。


       字中有画当长而短,其人鄙吝一钱不使。


      凡妇人写来,字画不正者必是偏室。


      笔清墨秀琢磨深,方正无偏必缙绅。


      疾走蛇心志远,行藏慷慨位三公。


      写笔果然无俗气,终须榜上有名填。


      下笔头高志必雄,落头不是正经人。


      字不出头,蹭蹬乖蹇。


      末后一笔,一身之原。


      字中末笔主终身。


      笔画稳重,衣食丰隆。


      笔画轻快,诸事通泰。


      笔画迭荡,一生浮浪。


      笔画欹斜,飘泊生涯。


      笔画恶浊,无知无学。


      笔势如针,比人毒心。


     笔势如钩,害人不休。


     笔势散乱,财谷绝断。


     富人字多稳重,无枯淡。


    贵人字多清奇,长画肥大。


    贫人之字多散乱,带空亡。


    贱人字多挑钩,商人字多远迩。


    男人字多开阔,妇人字多偏侧。


     乾宫笔法如鸡脚,父母初年早见伤。


     坤宫属母。龙蟠虎踞,终有飞腾之日。


     体如鹭立,孤贫之士无疑。势如鸦飞,饶舌之徒可测。


     一生孤独,见于笔画之欹斜。父母俱存,乾坤笔肥。


母早亡兮坤笔乃破,父先逝兮坤笔乃亏。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welcome you